为“ⅩⅩ语文”辩护

为“ⅩⅩ语文”辩护 


(2015年第2期《语文教学通讯》)


江苏省盐城中学    李仁甫


 



内容提要:“ⅩⅩ语文”在本质上跟过去“ⅩⅩ法”、“ⅩⅩ式”的命名方式是一回事,比如魏书生的“六步教学法”,钱梦龙的四式;只不过如今的语文名师在互联网时代、大数据时代,在主体性、创造性更容易被激活被燃烧的时代,显示出更大的雄心壮志,更强的“立言”愿望,从而有了一个个基于一点而希望做细做实、做大做强的壮举。


关键词:“侧面、缝隙、斑点”式研究、丰富和完善


 


曾经有人问我,当下有关“本色语文”(倡导者为黄厚江)、“生活语文”(倡导者为董旭午)、“生态语文”(倡导者为蔡明)、“青春语文”(倡导者为王君)之类说法有60多种,你怎么看?我说,完全正常,因为我们只能搞如此这般的研究,而永远无法回答“语文是什么”的问题。


语文是什么?要我说,只能说是宇宙,因为宇宙无始无终、无边无际,而宇宙只有据说创造了宇宙的上帝才知道。可是我们都是凡人,不是上帝,我们没有上帝的全能视角。既然我们不是全知全能者,那么“语文”在我们的眼里只能是一个多面体,每一个人充其量也只能看到其中之一面,甚至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只能看到这一面的一条缝隙、一个斑点。即便是一个研究团队,他们也回答不了“语文是什么?”的问题。“语文是什么?”的问题,看起来已经被高校里那些搞教学法之类的教授们回答了,但实际上也只是阶段性的梳理和小结,完全是建立在很多“侧面、缝隙、斑点”式研究的基础上的,而且其答案一定还会不断地丰富和完善的——丰富和完善的过程,本质上仍然是对“一个侧面、一条缝隙、一个斑点”进行研究的过程。


所谓“ⅩⅩ语文”,其实就是语文多面体的一个侧面、一条缝隙、一个斑点。它在本质上跟过去“ⅩⅩ法”、“ⅩⅩ式”的命名方式是一回事,比如魏书生提出由定向、自学、讨论、答疑、自测、自结等环节构成的“六步教学法”,钱梦龙提出由自读式、教读式、练习式、复读式构成的四式。只不过如今的语文名师在互联网时代、大数据时代,在主体性、创造性更容易被激活被燃烧的时代,显示出更大的雄心壮志,更强的“立言”愿望,从而有了一个个基于一点而希望做细做实、做大做强的壮举。遗憾的是,我们看到的往往是他们气势上的做大做强,却无视他们在“一个侧面、一条缝隙、一个斑点”上的做细做实。我们更容易忽视虽然有人言过其实、名不副实却都在为营造“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学术氛围作出贡献的事实。我们这个时代需要更多的人在“一个侧面、一条缝隙、一个斑点”上使出做细做实的功夫,需要无数的“ⅩⅩ语文”来丰富和完善“语文是什么?”的答案。


承认自己只能看到一个面、一条缝、一个点,最起码是一种谦虚而不骄傲的态度;而用心于这样的面、缝、点,却是一种负责任而非逃避的精神;若终身奉献于这样的面、缝、点,更是一种崇高而无功利的理想。如果每个语文人都能从自己的兴趣重心和专业背景出发,寻找到一个可能有井水的地方,一铲子一铲子地挖下去,那么涌出的泉水就不止于个人的解渴,还能浇灌左邻右舍的瓜地,从而为语文园地带来青枝绿叶。正因为有魏书生、钱梦龙、于漪等老一辈语文教学大师独树一帜,有李镇西、黄厚江、曹勇军等新一代语文教学名师标新立异,我们的语文园地才花团锦簇、春光明媚。


联系到本人,我最近提出“生成课堂”概念,努力做系统研究,形成了一定的理论体系,被《中学语文教学参考》《中学语文》等专业刊物重点推广、介绍。虽然说这样的研究具有“宏大叙事”的性质,但本人仍然认为这绝不是对“语文是什么”的回答,而是“ⅩⅩ语文”的研究,也就是从“课堂”的角度来研究语文。我自知无力穷究语文的“宇宙”,只愿解析语文“多面体”上的一个侧面、一条缝隙、一个斑点。上面说“挖井”,我想,如果我锲而不舍,真的挖成功了,其实这“井”也不过是语文“天空”下的一口井而已,但因为我非上帝,于是只能坐自己的“井”观语文的“天”。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每一个语文人都只能是“坐井观天”,而其一生最大的欣慰就是竟然还能“坐井观天”——只是一些人连自己所坐的“井”都没有!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往往就是这些人,却总是不屑一顾,说“语文就是书面为语口头为文”,说“课堂就是老师教书学生听课的地方”,说“教学就是教好书考好试”,说“简单的问题不要复杂化”。究其实,这种拿懒惰当无为、拿无能装聪明的人把自己当做全知全能者了,可事实上,他绝对不是上帝,他只不过是不可知论者,或者说是无知者。


语文学科的建设,绝不能靠不可知论者,更不能靠无知者。


当然,我反对的并非正常的争鸣、争辩,因为正常的争鸣、争辩者本身也是挖井人,就是凝眸于语文“多面体”上一个面、一条缝、一个点的人。

《教师博览》2013年第9期人物志(江涵秋影雁初飞——李仁甫)

《教师博览》原创版 

   2013年第9期


 


博览人语                                       


有一种救赎叫写作     庄华涛       1


关   注                                         


过一种饶有兴致的专业生活


——江苏省汾湖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实验小学教学研究活动纪实     王   芸    王凌燕       4


[专家点评]


幸福的“活法”    沙培宁     10


科研兴校:汾小的一种“行动证明”   冯卫东     11


叙   事                                           


马明老师二三事    吴    非     12


肖老师的剪刀     罗晓玲     13


他为什么打奶奶    邓小勇     14


我是真的不会   王维审     16


好想重回那间教室     王家成     17


没有差生   王文芳     18


离好老师还有多远    孙明霞     19


当你说“我的学生很差”时,我想说……   马朝宏     21


人物志                                          


江涵秋影雁初飞    李仁甫     22


征   文                                          


几度转身    破茧成蝶     陈立军     26


不惑之年再转身     韩远华     28


可贵的教学勇气   戴美美     29


转身,走进他们的世界   王绮情    31


对   话                                          


素读:智者的选择


——阐释从远古走来的足音   陶继新    陈    琴    33


专   栏                                                    


教育的意义只在教育本身   谢    云    43


有关“忽然就会了”   蔡兴蓉    47


艺   品                                                   


成长为“反映的实践者”


——由电影《小猪教室》想到的  汪明帅    48


书   话                                          


品书亦品人   张    岩    51


年少读书正当时   蔡丽亚    53


好书共赏   一    苇    63


亲   历                                           


美国友好学校访问札记  张文艺    54


文   苑                                           


每个人内心都有一口井   王蓉芳    58


那些年的黄昏   蒋    艳    60


品   刊                                           


守望你是我的歌   佘瑞龙    62

给语文穿上一袭华丽的外衣

给语文穿上一袭华丽的外衣


                                              


                                 江苏省盐城中学   李仁甫


 


关于平时的语文课,说句实话,我的看法是,无论是哪个老师(我也是这样),概不能免俗焉:不得不搞一点“灌”,甚至是“满堂灌”;不得不让学生面对一些题目,甚至是浩瀚的“题海”。但“俗”中不妨也追求一点“雅”:在一学期里,我们要努力上一点轻轻松松、缓缓慢慢的“美的享受”课(如同爱情故事中浪漫的慢镜头),给学生一份美好的心情,让学生在离开学校之后,对语文还有那么一点美好的感觉,对祖国的语言还有一份美好的想象。


感觉和想象语文,很美,这就够了!这就足以让你的学生一辈子记得你的儒雅形象了!


不要奢望新的理念、新的风格能给你带来什么,它实际上并不能必然地带来分数。比如,西方先进的教学理念教育出来的学生,如果回到国内,并不能在分数上必然领先,甚至有极大的可能性跟不上趟儿;而运用这样的理念在我们的土地上轰轰烈烈地搞教改,也不能使我们的学生必然地名列前茅,甚至有可能落后他人。


看起来也有搞教改搞成功的,但教改往往是一袭华丽的外衣,真正能够给他带来成效的还是实实在在的训练,甚至是非常传统的一套。


因此,我重复一下,不要奢望新的理念、新的风格能给你带来什么,它实际上并不能必然地带来分数,真的,它有时竟然会给你带来厄运!


 这厄运的主,就是落后的考试制度,就是机械的命题方式,就是僵化的录取形式,等等。也许换一种考试背景,大得其道的就不是传统课堂。但现实的情况是,传统课堂正大得其道!


 这样,我们实际上还不能不应付目前的考试背景,为了学生的升学、家长的急功近利和自己的眼前利益。然而,我们是不是就可以用这样的理由,把语文课上得味同爵蜡?是不是就可以把课堂当作“无物之阵”,只有自己的存在?是不是就可以只看到一道道试题的非此即彼,而看不到学生作为人的丰富多彩?面对分数,我承认我们不能做得非常洒脱,我承认我自己也不能做得非常洒脱,但是我们总得想方设法,多给学生一点空间,比如一周来一节师生互动课,一月来一次表演课,一学期来一次辩论课,一年来一次演讲课,几年中来几次社会实践课,让学生在课堂(包括移动课堂)上大得其道,从而让他们在未来的工作岗位上胜任愉快。


 其实,面对分数,我们真的能做到这样的洒脱吗?我们一定会千方百计地去避免分数上的“滑铁卢”,避免可怕的厄运。但是,作为一个语文老师,我们更要尽力避免的是——给语文带来厄运。不能,绝不能给语文带来厄运!绝不能让学生眼里的语文变得面目可憎。


如果说语文(狭义)就是语文,生活就是生活,那么,学生在远离语文,走向生活之后,是否还会怀念语文?让学生热爱语文吧,让学生离开你的课堂之后,离开学校之后,还热爱语文啊!这实际上就是教改的理由。教改的理由就是让学生永远带着语文,让语文跟着学生一生。


我想,未来,如果我们的学生真的还怀念语文,那我们的语文老师难道不感到莫大的欣慰?


苏步青是一个著名的数学家,但为他骄傲的难道仅仅是他的数学老师么?他在研究数学的时候,经常吟诗作赋,我想,他的语文老师也应该感到幸福啊!


 当我一次在吃饭的时候,听到在座的一位客人谈起他的语文老师三槐居士上的课对他影响多大时,我不仅想到要是三槐居士听到我的转述之后该会多么的激动啊,同时我也为语文品牌的永不褪色而感到非常的骄傲,为自己身为语文老师而感到幸运。


我想,有这种幸福感的人,并不少见;但有志于寻找这种幸福感的人,就寥若晨星了。


我们总是幻想一次教改会带来一次收获(高的分数),又一次教改会带来更大的收获(更高的分数),否则,就只好放弃对身为语文老师的幸福感的孜孜以求。在现实的严峻面前,我们也许有理由这样做,但我们在收获分数和奖金的同时,也必将失去很多:失去学生对我们的尊重,失去他们对语文的敬意——语文老师的魅力和语文的美好形象多半就是这样被损害、被侮辱的。


于是,脚下是现实的土壤,而语文像一个衣衫不整的佳人在光着脚丫行走——这就是学生视界中的语文,可怜乎!


这时,难道我们所做的仅仅是目不忍视?


如果一块布帛在新课程、新理念的春风里飘曳过来,那么,你是否愿意做些什么呢?


老师,语文老师,请你剪裁出一袭华丽的外衣吧,给语文穿上!


【通联】224005 江苏省盐城中学中校区  李仁甫


【手机】18961995665//15251070658


【邮箱】huixiangdoude@sina.com


QQ 823597814

内容的研究是“本”,形式的研究是“末”

     内容的研究是“本”,形式的研究是“末”             


                


江苏省盐城中学      李仁甫       


   



在搞语文教学研究时,无论是研究内容,还是研究形式,都是大有必要的,因为内容和形式是相辅相成的。当然,对于个人来说,我们完全可以有自己的研究自由和研究方向,或侧重内容,或侧重形式;对于发表广大教师研究成果的报刊来说,它也完全可以有自己所面对的特定的读者对象,并据此选择研究的重点,或以内容的研究为主,或以形式的研究为主。然而对于特定的历史时期来说,客观上,由于这一历史时期的政治、社会、经济、体制和文化等在起决定作用,教育、教学也相应地受到影响,我们有时候崇尚内容,有时候注重形式。所以,就宏观上来看,正如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风尚一样,处于某一特定历史时期的教育、教学的研究,也有它的主流倾向。要弄清楚我们当今的教育和教学研究的主流倾向,就必须首先弄清楚我们在过去“倾向”了什么。

过去,受到封闭社会、计划经济、僵化思想的影响,教学的内容被划在一个非常狭窄的地带。具体地说,一是决定教学内容的课文,它的选材范围,必须与那个“左”的的观念相适应,这样一些涉及“至性”、“至情”尤其是人性、爱情等方面的文章就不能入选教材;这一范围还受到“现实主义”思潮的制约,于是一些早在上个世纪初就在西方流行的新潮作品就只能拒之门外。二是长期以来“工具性”的主张占据上风,本来就少得可怜的教学内容,人们在这一主张下顺理成章地绕过了这块礁石,两眼紧盯着“漂浮”于其上的只言片语或语修逻文。三是考试的范围曾经基本或多半是课本,这样一年比一年更富有经验的广大语文教师,就把一册教材奉若神明,把“无非是例子”的教材当作研究的全部——内容研究不出什么花样了,就把自己毕生的精力放在所谓形式、方法、解题技巧的研究上。四是我们的教育在改革开放之初,不够自信,缺乏主体性和辨别力,深受曾经流行于香港等地的标准化考试方式的影响,大力制造技术主义泡沫,使这一泡沫下面的人文主义只能成为暗流,甚至完全断流,于是乎教学研究便只剩下一系列技术操作。

——内容狭窄,就在形式上大做文章,这就是语文教学研究在过去的“倾向”!

然而,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新时代需要新理念,新理念需要新大纲,新课程标准需要新教材。

新理念正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我们要吸收人类创造的一切先进的文化,要把人从技术主义的桎梏中解放出来,以人自身的完善为根本和归宿。

新课程标准已展示在每一个教师的面前:语文不仅是“最主要的交际工具”,也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对于弘扬民族优秀文化和吸收人类的进步文化”有重要意义。

新教材已摆放于每一个教师的办公桌上:它“有意淡化技术操作层面的训练,改变了某些纯工具性的做法,着眼于学生语文素养和听说读写能力的全面提高”(顾之川《高中语文教材改革的新进展》),注入了新的教学内容——加大了古代文学作品的分量,增选了一批富于时代气息、体现时代特点的文章或文学作品,“突破了过去选文只注重批判现实主义作品的局限,注意多方位地介绍世界最新科技成就和外国文学中具有一定影响的作品”(同上)。

这样,新的形势,对目前的语文教学研究,就提出了新的任务和要求:新的教材、新的内容,需要广大语文教师用新的理念来观照,用新的课程标准来指导,用成倍的精力来解读,逐步熟悉一篇篇陌生的课文,重新审视保留的篇目(从系统论的角度看,一些老课文已经置身于新的系统之中,它们便有了新的意义,也许原本不被人们注意或突出的方面现在反而成为重点了)。当然,新的任务和要求中,也应该包括更新教学的形式,研究新的教学方法。但是,新的形势需要我们把过去忽视的方面加以强调——“矫枉过正”的做法,不仅仅是别无选择的无奈之举,也是策略上的明智之举,更是面对现实的切实之举。也只有强调教学内容上的研究,强调这一当今显得尤为重要的前提和根本,那么,教学形式上新的研究才会产生,才有存在的必要,才有可能真正地选择到最合适的教学形式。

其实,说过去教学上形式的研究是“主流”,已经是对历史作了迁就而缺乏足够勇气的批判了。退一步讲,即使没有新教材事件的出现,我们也应该觉得内容的研究是“本”,形式的研究是“末”,前者为重,后者为轻,这正如哲学研究中,世界观与方法论之间的辨证关系一样。

【通联】224005 江苏省盐城中学中校区  李仁甫


【手机】18961995665//15251070658


【邮箱】huixiangdoude@sina.com


QQ 823597814

“文化屈从权势的传统”:一个解读庄子的关键词

“文化屈从权势的传统”:一个解读庄子的关键词 


                             


江苏省盐城中学  李仁甫


                              


庄子:我们无路可走的时候》是一篇美文,是中学语文教师最喜欢的五篇课文之一(三槐居网站曾搞过这样的调查),同时也是在上升到研究层面(如集体备课)时,最困惑人心的文章之一。无论是教者,还是学生,在快意于庄子的自由精神时,又会产生这样的困惑:作者究竟叫我们干什么?叫我们学庄子逃避责任?难道无路可走的时候一定要想起庄子,而不能想起孔子和孟子?


我觉得,解读《庄子:我们无路可走的时候》一文,最关键的是要读懂“无路可走”四个字。题目中隐含着两个层次的信息,一是庄子的“无路可走”,一是我们的“无路可走”。而无论是谁的“无路可走”,背后都有一个我们难以发现的文化传统。


庄子的“无路可走”


钓于濮水的庄子,当“他的前面是清波粼粼的濮水以及水中从容不迫的游鱼,他的背后则是楚国的相位”时,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从容不迫的游鱼”和自己自由的生命。可是人们不能理解的是,他真的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了吗?他的眼前不是出现了一条通向仕途的阳关大道了(只要他愿意,堂堂的楚国相位就非他莫属了)吗?他为什么不走“治国平天下”的老路呢?


要了解一个人,就要研究他所处的时代背景,这叫知人论世。课文是这样反映时代背景的:“诸侯们的剑锋残忍到极致”、“世界黑暗到了极致”,当时“天下污浊,不能用庄重正派的语言与之对话”。后一篇课文即黄仁宇的《孔孟》,就证明了战国时代“诸侯们的剑锋”之残忍:“战国七雄,已经准备了长期的大撕杀”,“‘斩首六万’,‘斩首七万’,已经开始见于各国的纪录”。


在“诸侯们的剑锋残忍到极致”、“世界黑暗到了极致”的情况下,如果庄子选择了权势,他就得选择屈从和合作——屈从于剑锋,与黑暗的势力合作,“与狼共舞”。而事实上,当时的人们,究竟多半是选择了屈从,还是选择了不屈从呢?作者在第7节里一针见血地指出当时的传统是文化屈从权势在“文化屈从权势的传统”中,惟庄子独醒,不随波逐流,自愿放弃了屈从,当然这也放弃了屈从所带来的种种好处,所以他一辈子都是过着清贫、朴素的生活,靠卖草鞋为生。


但是庄子的魅力也在于此。如果忽视了这个“文化屈从权势的传统”,就绝不能读懂庄子。作者读庄的与众不同之处,就在于他发现了这个文化传统,并且发现了这一文化传统在“我们”身上的延续。


“我们”的无路可走


       题目“庄子:我们无路可走的时候”,能否改为“庄子:我无路可走的时候”?仔细揣摩一下,便会发现,“我们”和“我”是不同的:如果是“我”,就只表明“无路可走”的境况只是庄子一人所遭遇;而“我们”这个集体称谓,就表明很多人遭遇到了“无路可走”的尴尬。


       在当今,人类物质文明高度发展的同时,人类的精神家园也难免受到各方面的冲击——社会上的物欲横流,人格的扭曲,道德的沦丧。在我们“无路可走”的时候,哲学大师庄子思想的智慧和人格的光芒,穿透时空,在我们的心中闪耀,能够让我们的生命从世俗的尘网中挣脱出来,不为智累,不为情牵,不为名利搅扰,从而找回清洁、独立、自由的精神。


       但这时有人会问,这篇文章是不是有点消极?难道无路可走的时候,一定要想起庄子,而不能想起孔子和孟子吗?在课堂讨论时,一位学生这样说:“事实上,孔子、孟子周游列国,也是‘无路可走’,但他们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依然自强不息,正道直行。这样的精神更值得我们学习!如果我有水平,我会写一篇《孔孟:在我们无路可走的时候》,来激励人们在无路的地方开拓出路子,然后正如鲁迅所说的‘走的人多了,世上也便有了路’。”这样的说法,看起来大有道理,很符合主流文化的宣传基调,很符合历史教科书给庄子和道家思想所下的最后“鉴定”。然而,千万别忘了作者写作的基本立足点——我们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文化传统之中?


        前面已经分析过战国的背景了。既然中国的文化传统是“屈从权势”,那么难道不应该有一种思想来防止一些人道德滑坡吗?难道不应该有一个精神清洁、思想独立、身心自由的人嘲笑这样的滑坡行为,提醒有可能滑坡的人,挽救正在滑坡的人吗?不仅当时的人们需要庄子提醒和挽救,就是今天,我们也需要永恒的庄子来提醒和挽救,因为——我们正是从“一个文化屈从权势的传统”里走过来的,“催眉折腰事权贵”仍然有可能是大批的人们最容易选择的态度。如果越来越多的人就这样轻易地放弃清洁的精神,那么我们国家的反腐败工作乃至整个精神文明建设就很难顺利地展开;如果越来越多的人就这样轻易地放弃独立和自由,那么我们国家的民主建设的速度就会大大地减缓。


        我们需要孔子、孟子,因为我们需要前进;但是在“无路可走”的时候,我们也要想想庄子,学学庄子——首先要保持一份清洁的精神,而不是滑向腐败、堕落的边缘;其次要保持一点独立和自由,而不是有着太多的屈从、盲从,以致自觉不自觉地维持这个“文化屈从权势的传统”,即专制色彩强的传统。


        这篇课文就是这样立足于我们这个民族的思想实际来写的。作者提醒着我们,千万不能忘记这个民族的“劣根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庄子永远代表着一种可贵的意识形态,它尽管不会成为激励我们在崎岖的道路上前进的动力,但是它可以成为防止我们在山道上滑坡的栅栏。


       总之,要读懂《庄子》,一定要抓住无路可走这一时代特点。而要理解无路可走,又必须联系中国古已有之的文化屈从权势的传统。离开这点,离开作者所提供的这一特定的语境,我们就只能得出对庄子简单的错误的评价,同时也只能使我们远离庄子的清洁、独立和自由这一人类最美好的人性。



【通联】22 4005江苏省盐城中学中校区  李仁甫


【手机】18961995665//15251070658


【邮箱】huixiangdoude@sina.com


QQ 823597814

提高视率,让分数和评语动态地呈现——试论一种全新的中学作文评改理念

提高视率,让分数和评语动态地呈现


——试论一种全新的中学作文评改理念


               


 江苏省盐城中学  李仁甫


          


     在整个作文教学体系中,评改是极其重要的一个环节。如果我们让这一环节落空,那么作文训练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就难以挣脱作文教学长期以来形成的疲软状态。所以,更新作文评改理念,在当下就显得非常重要。 


在整个语文教学体系中,作文教学又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既然整个语文教学理念在日益更新,那么我们的作文教学(尤其是评改)理念就也应该随之更新。我们知道,新的语文教学大纲已经首次把人文性写了进去,突出了在语文学习过程中的因素,承认和重视主观性在语文学习中的存在。如今,语知和阅读中答案的惟一机械的现象,尚且还遭到人们的批评,而主观性非常强的作文,它就更应该值得人们反思。我认为,对一篇学生作文,不应该存在绝对的评判标准,不应该只是惟一的分数和惟一的评语。因此,作文教学也应该与时俱进,我们的评改理念也应该与整个语文教育的理念相适应。 


目前作文评改的主要弊端


一是缺乏普遍的推动力,也就是说对所有学生的写作热情不能产生推动作用。每一次作文本子发放下来,总是极少数学生面对自己的分数激动不已,面对自己的评语喜上眉梢,而其他大多数学生看看分数然后惊诧不已,瞧瞧评语于是皱着眉头。可以说,上的积极,更衬托出上的消极!在广大教师对此感到纳闷、痛苦乃至无能为力的时候,我们的学生更是感到纳闷、痛苦乃至无能为力!这是为什么呢?原因可能很多,但我觉得分数和评语的惟一性是最主要的原因。 


试问:这少数学生的作文和大多数学生的作文,其分数和评语都真的无可争议吗?作文的好差标准难道是绝对的吗?老师的打分尺度难道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吗?当然,在正常情况下,极个别特别好或极其差的作文,被老师用来做典型反面教材,也许因为老师斟酌得审慎一点,评判的结果可能会离准星稍微近一点,从而能够被大家广泛地认同;然而,更多的作文,它们的分数是否就一定恰如其分呢?评语是否就一定切中肯綮呢? 


我想,既然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教师充其量不过是一个读者,尽管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读者。打个比方吧,教师可能比学生水平更高一点,他们之间的关系相当于,但教师这个是有所短之可能的,学生这个更是有所长之可能的,况且比较起来,教师为一,而那么多学生却拥有那么多的。可是,我们为什么只让教师的发挥着作用——很显然,有时发挥的反而是其所短,而不让学生的能够有所长呢?假如在整个评改过程中,大胆地放手,也让每一个学生积极参与,甚至于多次参与,那么学生的写作热情也许就会极大地提高的。 


二是缺乏足够的转化力,也就是说不能把训练转化成效益,转化成再生能力,转化成生产力。作文评改的最终目的,应该是举一反三,通过有计划的一次训练达到学生自己在无序状态下的多次训练所不能轻易达到的效果,从而真正地大面积地增强整个班级学生的创造力,使他们越写越想写,越写感觉越好。可是,目前的评改措施缺乏更高层次上的互动性,只由教师一人改,学生自己往往只看自己的分数和评语,而难有机会看别人的分数和评语,而即使是在所谓学生之间的互改之后,也仅仅是我看你给的分数和评语,你看我给的分数和评语,而其他学生仍然难有机会看到。 


这几乎就是一篇作文的命运!它合在本中人未识 正如姜夔《扬州慢》词里的红色芍药年年知为谁生,甚而至于该生本人也很少看,有的几乎不看。一篇作文的命运竟如此悲惨!这就意味着,一个学生向他人借鉴经验和吸取教训的机会比较少,意味着一篇作文难以最大程度地发挥它的示范或警示作用,意味着一次有计划的作文训练难以很好地发挥它的转化功能和实现它的最终目的。 


分数和评语:变静态为动态


要克服上述两大弊端,要使分数和评语对学生产生巨大的推动力和转化力,我们就必须建立一个全新的理念:分数和评语都不是静态的,它们是动态的。 


众所周知,分数与作文水平未必完全一致,有时它们的差距竟令人十分惊讶,从而引起非常大的争议。此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其原因很简单:如果是教师评改,他在评改时,就有可能因为见识有限,不能适应丰富多彩的尤其是新的风格;可能因为思维僵化,不能容忍放胆作文、另类作文、新概念作文;可能因为情感定势,不能平等地对待每一个学生的作文,无视一些特殊学生的进步;可能因为心理失调,不能耐心地进入文本,仅仅是走马观花、浮光掠影。同样,学生之间的简单互改,也会受到某一学生的见识、思维、情感、心理等因素的制约,给出的分数和评语往往会引起很大的争议。总之,只给一个分数和评语,绝对不是实事求是地衡量学生作文实际水平的最好方法,绝对与人们对整个语文学科人文性、模糊性、主观性这些特点的最新认识不相适应。 


现在,已经到了应该对分数和评语的给法,作重新考虑的时候了!为此,我提出一个新的看法——学生作文的分数是可以变动的,评语是可以商榷的,甚至是可以推翻的,因而它们是动态地呈现着的。这样,分数和评语实际上会有若干个,而不是简单的一个。 


那么,怎样才能做到分数可以变动,评语可以多元地呈现呢?这就涉及到一篇作文的视率问题。 


视率:变低为高


现在,我们已经把分数和评语放在了一个动态过程之中,而能够实现这一动态效果的一个重要途径,就是提高作文的视率。 


什么叫视率呢?就是指一篇作文,作为劳动产品被自己和别人尊重的程度,作为信息产品被自己和别人了解的程度。简单地讲,一篇作文完成之后,就是要看,包括别人看和自己看。没有看,实际上就是没有评价;看的人少乃至只有一个人,实际上就是评价的效果低,乃至只有一种评价。在这里,视率与评价发生了联系,也就是与分数和评语发生了联系。 


过去,一篇作文的视率非常低,学生写好后,只有老师看,而且常常只看一遍,或者在互改时被另一个学生看,也常常是只看一遍(只有少数学生的作文有机会被老师所评讲和被大家所了解)。要使分数和评语处于动态的过程之中,在动态过程中呈现出来,就必须打破这种评改体系的静态模式,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让人更多地参与,让一篇作文赢地更多的目光,占有非常高的视率。那么,具体来说,怎样提高视率呢? 


第一,多个方面参与。在通常的教师评改之外,我们还要增加学生的互改。不过,这种互改,不是过去那种机械的结对子,而是由教师在随意发放一篇作文的时候任意确定。虽然一个人仍然只是拥有一份作文,但改好后可以与同座位的另一个学生交换,或者与前后座位的其他学生作更大范围的交换,然后再改;评改后,返还给作者本人,这时作者本人还可以反批,与评改者进行争鸣、论战;当最后交给老师时,老师还要看,不仅看作者原文,还看各个学生所打的分数和所写的评语,然后也在五花八门的分数和评语后面给出自己的参考分数和评语;甚至教师的分数和评语还不是终审,如果作者本人有话还可以好好说。这种互改,是交互的,复式的,立体的,多层次的,是更高意义上的互改,我们可以把它称作互联网式的评改。经过这样的互改,一篇作文的分数和评语就不再是惟一的了。分数的多种和评语的多样,确实得益于视率的提高。视率的提高,极大地刺激了每一个学生的自尊心,激发了他们的写作兴趣和热情,从而使他们感到自己的劳动被尊重着。 


第二,多种媒体呈现。当今是一个信息时代,媒体极其丰富,交流和传播信息的工具非常多。从信息论的角度来看,学生的一篇作文就是一条信息。过去,一篇作文往往只有一个读者,它就像韦应物《滁洲西涧》里所说的一棵幽草可怜地在涧边生着,少人知晓,无人赏识。那么,作为一个信息产品,它如何才能被别人广泛地了解呢?这就必须提高视率。在看的过程中,信息才能实现其价值,作为信息的作文才能取得其训练效果。作为信息产品,一篇作文的内容被反复呈现的方式有很多,主要有:(1)由写作兴趣小组成员将一些文章的全文或更多文章的片断出成黑板报或编成小报(传阅或张贴);(2)在多媒体教室上评讲课,充分地利用实物投影的优势,最大可能地把更多学生作文的内容放大到大屏幕上;(3)把某些优秀作文的全文或一些作文的精彩片断推荐给校广播站,或鼓励学生自己投稿。不过,这里要强调的是,我们应该对精彩片断的呈现予以高度重视,这样才能使更多的人感到自己创造的信息被广泛地关注着,从而从面上鼓舞每个学生的信心,从根本上调动大家的写作积极性。 


第三,不同时间交流。目前,作文交流的渠道,通常是一课时的评讲课,至多再加上课后的个别面批。除此之外,好像就没有什么渠道了。其实,我们还可以在过一段日子后,统一安排时间(如自习课、辅导课)交流,让学生回头看,像老牛吃草一样不断地反刍。 


如果我们用以上方法来认真地进行操作,那么,每一个学生作文的视率无疑就会大大地提高。视率提高以后,大家对一篇作文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评价也就会形成,分数和评语动态的呈现也就会真正地变为现实。 


不过,视率的提高,还需要文字的载体发生一场革命。 


载体:变作文本为作文纸


多少年来,人们一直使用装订成册的本子作为载体来给学生书写。这固然有其方便的一面,如便于保存;但是,不便于提高作文的视率,不便于作为信息来即时呈现。可以说,新的评改理念需要新的载体来实现它。 


我认为,应该把文字的载体设计成作文纸(这里要强调是一张)比较好,这样就可以避免作文本的一些局限性。首先,它有利于学生之间的频繁交流,从而提高视率,因为每一次作文都是写在一张纸上的,而一张纸可以不受已经装载了其它作文内容的整个本子的约束。其次,它有利于作文这种信息物灵活的呈现,我们可以把它即时地张贴于教室的墙壁上(不必从本子上撕扯下来或誊写下来),可以长时间地放在学校广播站而等待机会播出(不影响下一次的作文训练),可以整版地转换成复印件让大家人手一份(评改或欣赏)。 


我要补充说明的是,这张作文纸,最好把得分栏设计出来,而且能够容纳几个不同的分数,这样就会提醒和鼓励更多的人参与评改。 


解放思想,更新理念


学生作文的低视率和静态性评价,长期以来阻碍着作文教学效益的提高。许多教师不满作文教学的这种现状,其中少数人还自发地在下放权力让学生互改上做了一些有益的尝试。然而,我们的尝试始终还不能做得非常彻底(仅仅是我看你的,你看我的机械式的交换,其结果仍然一样:分数和评语是惟一的)。这是为什么呢? 


一是我们舍不得在作文上消耗太多的精力。在平时的教学过程中,对于语知、阅读、写作这三大板块,我们往往本末倒置,最重视语知(像庖丁一样操刀解牛,拆卸着一个个所谓要点),其次强化训练阅读,而视写作为可有可无的东西,这就把作文教学的时间压缩得微乎其微,少得可怜。这是我们教师自己教育观念的落后,是我们在作茧自缚 


二是我们顾虑于人们对自己偷懒的嫌疑。广大的语文教师,经常处于矛盾之中,总是觉得单是精批细改效果并不明显,但还是担心于学生的看法、家长的意见和领导的评价,于是乎,只好举起笔来,对一篇作文中的病句、错别字、标点符号等都亲自改动,甚至还代替写上许多,改得纸张上红迹斑斑、密密麻麻,以致于出现对一篇作文评价的霸道行为。这是我们自己把自己当作装在套子里的人!事实上,有一些教师早已不避嫌疑,他们拿出胆识,放下包袱,做了一点可贵的尝试。


【通联】224005江苏省盐城中学中校区  李仁甫


【手机】18961995665//15251070658


【邮箱】huixiangdoude@sina.com


QQ 823597814

明改题目,暗解文本——《陈情表》的创新教法

明改题目,暗解文本


——《陈情表》的创新教法


                   


  江苏省盐城中学 李仁甫


           


         在文学史上有这样的说法:诸葛亮的《出师表》以“忠”著称,李密的《陈情表》以“孝”感人。流传千古的二“表”,初中学过《出师表》,如今高中又学《陈情表》(见苏教版必修五专题二,亦见人教版第三册第六单元)。备课时,由新知自然会联系旧知,于是在比较《出师表》和《陈情表》之后,我突然产生一个疑问:既然课文注释说“表”是“古代臣子向君主奏事陈情的一种文体”,那么“陈情表”这个题目中的“陈情”二字不是显得重复、多余了吗?与“陈情表”这个题目不同的是,“出师表”那个题目显然是非常具体、明确的,可谓“开题明义”。那么,就题目来说,能否认为《陈情表》就劣于《出师表》?我又查了其他古代作家写过的“表”,了解到孔融有《荐祢衡表》,曹植有《求自试表》,他们的“表”都跟题目“出师表”一样具有具体、明确的内容。这更加重了我的疑问。可是难道李密拟题真的会如此马虎而不讲究吗?


带着疑问,我再次认真研读《陈情表》。研读以后,我终于恍然大悟:原来作为前朝——三国之一的蜀国的遗臣,李密被新朝的统治者晋武帝司马炎任命为重职——郎中、太子洗马,他焉敢直截了当地推辞?这说明,李密所陈之“情”——辞任而孝养祖母,乃是一种隐情,一种苦衷,他焉敢开门见山地和盘托出?于是,他在第一节的139个字中对“辞任而孝养祖母”的意思只字不提,而推迟至后文在水到渠成之时才表明。开篇文字尚且如此,那么题目焉能直接挑明“辞任而孝养祖母”之意?设若挑明,未睹正文而先瞧题目的皇帝岂不要恼羞成怒,把此表撕为碎片?因为不便、不能、不敢提前言明,李密便只好放弃个性内容,而像小学生拟题一样,拣一个大众化的说法“陈情表”。如果了解到“其中味”,我们就不会说“作者痴”了——在拟题的问题上,李密自有高明之处!


疑问既已解决,我突然产生一个教学灵感:不妨从题目入手,先让学生替古人修改题目,并借修改的契机渐次讨论全文的内容,最后在真正了解“其中味”之后,为李密平反,为李密叫好。这样的教学流程,有波折,有悬念,整体性强,我称之为:明改题目,暗解文本。有了新的教学思路,我就在课堂上具体尝试,一堂课下来,感觉效果很好。


下面就是这堂课主要内容的实录——


题目六改,把脉全文


师:既然“陈情”二字作为“表”的限制语,并不能揭示此“表”的具体内涵,那么下面就请同学们参照“出师表”、“荐祢衡表”、“求自试表”等内容具体、目的明确的题目,为《陈情表》重改一个题目。要取一个合适的题目,最好的依据当然是正文的内容。你能够根据正文内容,把原题修改一下吗?(学生默读、讨论几分钟)


1:“辞职表”。


师:请说说理由。


1:第2节有“辞不赴命”、“辞不就职”的句子。


师:有看法,有根据,说得非常好。再请你把这一节读一下,看看李密几次被征召,征召的级别又如何。


1:(朗读后)他三次被征召,先被察举为“孝廉”,接着被推荐为“秀才”,最后被任命为“郎中”、“太子洗马”的官职;级别是越来越高,首先是郡级,其次是州级,最后是国家级。


师:一次次被征召,一次次都拒绝,看来“辞职表”这个题目还不错。其他同学有没有想出其他什么合适的题目?


2:“供养祖母表”。


师:你的根据是什么?


2:第2节“辞不赴命”之前有“臣以供养无主”的内容。


师:这个题目取得也有道理。还有没有其他合适的题目了?


3:“乞求终养表”。最后一节就有“乌鸟私情,愿乞终养”的句子。


师:这个题目,跟“供养祖母表”差不多,都表明了李密上表的目的,你们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目前已有三个候选题目了,有没有不同看法了?


4:我认为,“辞职”的想法要挑明,“供养祖母”或“乞求终养”的理由也要挑明。


师:你的意思是,把前面的说法合成一下?


4:是的,可以表述为“辞职孝养表”。


师:用这个的题目,确实比较全面地概括了此表正文的内容,让晋武帝一看题目便能了解李密上表的真实意图。不过,大家有没有考虑到这个刚刚得到江山的天子,当时正忌讳于前朝旧臣不肯合作、不愿支持的局面呢?如果要让晋武帝欣慰一点,高兴一点,我们最好还要在题目上添上什么内容呢?请大家继续从课文中找答案。


5:最后一节作者说“臣尽节于陛下之日长,报养刘之日短也”,这告诉我们,李密在恳求辞职报养祖母的时候,并没有忽视皇上的心理感受,他实际上还向皇上表明以后“尽节”的愿望。


师:你发现了新大陆,真了不起!那么,什么叫“尽节”?通俗地讲,就是“尽忠”。“臣尽节于陛下之日长,报养刘之日短也”,这实际上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是,他要既尽忠又尽孝,要做到“忠孝两全”。第二层意思是,他想先尽孝后尽忠。先尽孝后尽忠,这是李密向皇上提供的一个解决问题的临时方案。现在你继续讲下去,题目究竟怎么拟写,才是最合适的呢?


5:“辞职尽孝尽忠表”。


师:这说法准确吗?


6:不准确,“尽孝”、“尽忠”有先后之分,应该叫“辞职先尽孝后尽忠表”。


师:“先尽孝后尽忠”能否表达得再简洁一点?


6:“先孝后忠”。


师:“辞职先孝后忠表”,这题目包含的信息比较多,比较全面地概括了此表的内容。现在我来把同学们拟写的题目总结一下,从“辞职表”、“供养祖母表”、“乞求终养表”到“辞职孝养表”,从“辞职尽孝尽忠表”再到“辞职先孝后忠表”,题目的内涵逐渐变得全面、具体、明确。如果说最后一个题目最佳,那么请大家别忘了牛顿曾经说过的一句话“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我想,没有前面同学的铺垫,没有他们的贡献,后面同学的最佳题目未必能够想得出来。让我们用掌声感谢每一个为最佳题目出点子的人!(鼓掌)


好坏两面,揣摩心理


师:不过,在我们得意于为李密提供了一个绝好题目的时候,请大家再往最坏处想一想,当新朝皇帝司马炎未见正文而先见到“辞职先孝后忠表”七字时,有哪些可能呢?


(一片默然,课堂进入第一个高潮)


7:可能之一是,继续看下去,快速看下去,我倒要瞧瞧李密对我是如何“忠”的。


8: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更大的可能是,盛怒之下,扔到地上,或扯坏撕碎。


师:为什么?


8:司马炎一定在想,李密这老家伙胆子不小,竟敢辞职,这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而且他蔑视皇权,竟把我这个大晋朝天子的位置放在他奶奶之后,真是他奶奶的!我要把他抓起来,赐他一死!


(鼓掌)


师:太精彩了!如果往最好处想,晋武帝会迫不及待地读下去,读着读着便感动起来;如果往最坏处想,晋武帝会一怒之下置之于地,于是李密的“辞职先孝后忠表”就白写了,于是我们今天也就读不到这篇感人肺腑的文章了!究竟那个晋武帝会往哪个方向想呢?好处还是坏处呢?只有天知道!既然“一切皆有可能”,那么还是多往坏处想吧!一往坏处想,李密就只好在题目上暂先隐藏起真情,干脆取了一个似乎“大而无当”的题目“陈情表”。大家辛辛苦苦帮他修改的题目“辞职先孝后忠表”,古人不领情啊,我们只得收回!(齐笑)


关键四字,揭秘妙处


师:不过,在质疑、修改的过程中,我们全面地掌握了课文的信息,这是最大的收获!刚才我们知道,一往坏处想,李密就只好在题目上暂先隐藏起“辞职先孝后忠”的真情,其实他在此表的开头仍然小心翼翼,一直在第140个字后,才挑明上表的意图。在挑明意图之前,他写了什么?请一位同学概括一下。


9:陈述家庭的不幸和祖孙相依为命的情形。李密幼年失父失母,孤苦多病,全赖祖母抚养;家门人丁不旺,祖母疾病缠身,祖母全赖孙儿李密供养。


师:其中的哪些句子写得非常感人?


9:“祖母刘愍臣孤弱,躬亲抚养”,作者以一颗感恩之心写祖母的善行;“而刘夙婴疾病,常在床蓐;臣侍汤药,未曾废离”,作者以一片反哺之情写自己对祖母的不舍。


师:写到这里,题目也好,开头也好,李密似乎不带什么目的地“陈情”,但毫无疑问,皇帝会不知不觉地进入了“被感动”的情感氛围,皇帝会由恼怒走向怜悯,由责怪走向同情。开头的这种写法,我们通常称之为什么?


众:动之以情。


师:对。这样写,为下文郑重地提出辞职铺垫了一个最有力的依据。不过,如果没有道理来支撑,情感的发酵期一旦失效,皇帝的头脑一旦冷静下来,那么皇帝还有可能由怜悯回到恼怒,由同情回到责怪。看来,动之以情后,作者应该——


众:晓之以理了。


师:作者讲了一番什么道理?


10:李密将了晋武帝一军——“圣朝以孝治天下”,我提出供养祖母,不就是在坚决拥护您的最高指示么?您难道不让我执行、落实您的指示么?


师:也就是说,孝养祖母虽为徇私情,却也不仅合情也是合理合法的。不过,虽然如此,晋武帝仍会对李密选择“孝”而放弃“忠”而感到遗憾的。所以,最后,李密还是安慰了一下皇帝,我选择“孝”并没有放弃“忠”,而是根据高龄祖母卧病、皇帝龙体健康的现状,以“先孝后忠”的办法巧妙解决一下“忠”、“孝”难以两全的矛盾。也就是说,李密向晋武帝保证,我绝不是找借口不支持您的政权,而是等祖母寿终正寝之后,再跟您合作。现在,请一位同学把用最简洁的语言把文中“忠”、“孝”之理总结一下。


11:因为祖母晚年卧病在床,所以我必须尽孝;因为“圣朝以孝治天下”,所以我愿意奉命行孝;因为“臣尽节于陛下之日长,报养刘之日短也”,所以我保证尽孝后一定会出仕尽忠。


师:总结得太全面了!同学们,你们知道《陈情表》呈上去之后,结局如何?晋武帝被文中之情打动,被文中之理折服,不仅原谅了他,接受他的辞职,而且还特别赐给他奴婢二人,并命令郡县按时供奉他的祖母。同学们,你们还想知道,李密的祖母去世后,他有没有出来做官吗?他信守“先孝后忠”的承诺,终于出来做官,当了汉中太守,为晋武帝治理一方江山。最后请同学们总结一下,这节课我们主要研究了几个字?


众:“孝”、“忠”、“情”、“理”。


师:是的,从文章的内容来看,不外乎“孝”、“忠”二字;从写作的特点来看,主要是“情”、“理”二字。可以说,“孝”、“忠”兼顾,“情”、“理”并茂,是《陈情表》能够流传千古的最重要、最根本的原因。课后,请同学们围绕这四个字,反复阅读全文,最后能够背诵全文。


【通联】22 4005江苏省盐城中学中校区  李仁甫


【手机】18961995665//15251070658


【邮箱】huixiangdoude@sina.com


QQ 823597814

反对“满堂问”

反对“满堂问”


                     


江苏省盐城中学  李仁甫


                     


目前中小学的课堂教学现状如何呢?多的是老师的“讲”,少的是学生自己的“学”;多的是老师一厢情愿的“问”,少的是学生自己的“问”。这两种情形,用行话来说,叫做“满堂灌”和“满堂问”。


“满堂灌”与教学效果的“少慢差费”(吕叔湘语)之间的关系,人们早有共识,毋庸笔者赘言。而关于“满堂问”,目前虽然也有人加以声讨,但也总不至于认为比“满堂灌”更糟糕吧。有人干脆说,从“满堂灌”转为“满堂问”,进步多了,甚至从课堂的气氛来看,是“极其先进”。其实,这是一种模糊认识。


殊不知,“满堂问”只不过是“满堂灌”的变种而已。因为“满堂问”的实质,仍然是老师的操纵。只不过是他换了一种操纵的办法:他力图用环环相扣的问题抓住学生,让学生神经高度紧张,没有喘气的间隙。这样,一个个问题便像一根根鞭子,时刻悬在教室的上空,或是集体挨打(此之谓“齐答”),或是个别被抽(此之谓“指名答”)。其“特效”是,少数奥赛选手的料子还能有一点享受的滋味,而芸芸众生只好“战战兢兢,汗不敢出”,极个别学习有困难的学生简直如临地狱。学生们带着如此沉重的精神负担,甚至是变相的“体罚”,怎么能够真正地把学习搞好呢?课堂上不能做到像叶澜教授所说那样“焕发出生命活力”,他们怎么能够具有强烈的时代创新意识呢?


我想,与其被“满堂问”所折磨,还不如受一般情形的“满堂灌”所催眠哩,这样有的学生倒可以到梦乡中轻松轻松。比起“满堂问”来,“满堂灌”还可以有一点正面效果哩,一部分理解力强的学生尚有机会拒绝那简单式的“醍醐灌顶”,从而能够自由地放飞求异、逆向、创新等思维的风筝。因此,“满堂问”貌似先进,实则更落后,甚至有点儿残酷,与真正先进的教育理念南辕北辙。


由此看来,无论是“满堂灌”,还是“满堂问”,都是应该加以反对的。既然问题都出在“满堂”上,那么我们就立即去掉这两个字好了。去掉这两个字,便只剩下“灌”和“问”。“灌”和“问”,还是大有必要的,——课堂教学怎么能够离得开老师的主导或指导作用呢!


但是,除了老师的“灌”,还应该让学生自己“学”起来;除了老师的“问”,还应该让学生自己“问”起来:这样就不会“满堂”了。


这样,我们的学生就会真正成为课堂的主人。


 


【通联】224005江苏省盐城中学中校区  李仁甫


【手机】18961995665//15251070658


【邮箱】huixiangdoude@sina.com


QQ 823597814

指点名家 激活课堂

指点名家  激活课堂


——我教《千篇一律与千变万化》


                 


 苏省盐城中学  李仁甫


                     


     《千篇一律与千变万化——音乐、绘画、建筑之间的通感》是一篇瑕瑜互见、瑕不掩瑜的文章。优美之处,自然应当激赏;不足之处,也大可不必“为尊者讳”。按照这样的意图,我在一般性的梳理全文之后,重点抓住文章主体部分——谈建筑的一些段落,引导学生运用脑髓,进行反思,理性地评价课文中建筑方面的几个例子,让他们现场发挥创造活力,自由地放飞联想和想像的风筝,为名家“支招”,这样既突出了建筑文化,让他们能领略世界文明之美,使语文课涂上一层厚重的人文色彩,又锻炼了他们的求异思维,使课堂充满生命活力。以下是课堂关键片段——


师:建筑艺术中的“千篇一律与千变万化”,是本文的重心所在。作者梁思成是我国著名的建筑学家,他有很深的家学渊源,是文化大师梁启超的儿子。现在让我们一起看看,他是如何用他那厚实的学问功底,来论述建筑艺术中“千篇一律与千变万化”之间的关系的。作者举了哪些例子?


生众:人民大会堂,明清故宫颐和园中的谐趣园、长廊、花窗。


(多媒体展示相关图片,并加以解说)


师:现在请大家讨论讨论,作者所举的这几个例子究竟怎么样。


1:我觉得很好。从内容来看,几个例子各有特色,比较典型,“人民大会堂”强调变化中有重复,“明清故宫”和“谐趣园”强调重复中有变化,“长廊”突出重复,“花窗”突出变化。


2:我也认为比较好,因为几个例子有详有略,详略得当。


3:还有作者在时间上列举了不同的建筑,现代的有“人民大会堂”,其他都是古代的,所以这几个例子是有代表性的。


师:这些说的都是作者选例、用例的好处。那么,其他人有没有不同的看法了?


4:我觉得例子的运用好像有点问题。


师:(高兴地)什么问题?


4:前后不照应。


师:你能不能具体说说?


4:请看这几个例子的上下文。第8节有领起作用,作者说的是“古今中外的无数建筑”,而第15节是对前面一些例子的总结,作者归结到“世界建筑史”。既然这样,那么中间的例子为什么没有一个是外国的、世界的呢?


师:同学们看看,有没有道理?


生众:有!


师:好极了!我非常欣赏你独到的见解!(掌声)是的,就章法来看,作者没有考虑到文章上下文的照应,确实是个败笔。这说明名家写的作品也有可能存在漏洞,我们不能太迷信啊。(教学高潮出现)刚才是为文章“把脉”,现在就让一起替梁思成“支招”,也就是举些外国建筑方面的例子。要求:用辩证思维,作概括叙述。


(认真思考)


师:同学们有没有想好?我们虽然没有出过国,但我们在电视、电影、报刊和书籍上难道没有接触过外国建筑方面的画面或画面上的外国建筑?比如暑假里,我们在电视里有没有看到过希腊雅典独特的建筑呢?


5:我在电视上看到过供奉着女神雅典娜的帕提侬神庙。那神庙,四周是由很多高度和大小一致的圆形石柱组成的,给人的感觉是千篇一律,显得庄严、典雅、大气,但石头表面上不同的浮雕使得这座神庙富于变化,显得优美,能够引人入胜。


师:例子举得非常好!“处处留心皆学问”,关注奥运,也是关心语文!(掌声)请同学们继续举例。


6:我在“正大综艺”节目里看到过悉尼歌剧院的样子。这个大型建筑物壮观又精致,既气象万千又微妙细腻。它的顶部一律是由雪白的“贝壳”组成的,而“贝壳”上又点缀着无数相同的小瓦片,这看起来好像有点重复、单调,然而从整体造型来看,一个个“贝壳”摆放的角度不同,方向不同,显得千变万化,远望像莲花,像风帆,像剥开来的橘子。


师:“像莲花,像风帆,像剥开来的橘子”,说得多美啊!(掌声)同学们以后也许会有机会出国深造,或进行国际贸易,或自费全球旅游,到时你们一定会欣赏到无数的世界建筑!


【通联】224005 江苏省盐城中学中校区  李仁甫


【手机】18961995665//15251070658


【邮箱】huixiangdoude@sina.com


QQ 823597814

“礼崩乐坏”时代的救世情怀

“礼崩乐坏”时代的救世情怀


——《寡人之于国也》阅读二札 


                


江苏省盐城中学 李仁甫


                     


一、孟子的“理想国”


历史学家黄仁宇在《孔孟》中说:“‘孟子序诗书,述仲尼之意。’今人冯友兰,也把孔子比作苏格拉底,把孟子比作柏拉图。”是的,孟子确实是中国的“柏拉图”,因为他也有自己的“理想国”:统治者役民以时,治民之产,老百姓丰衣足食,安居乐业,普行教化,老有所安,幼有所教,其乐融融。就《寡人之于国也》一文来说,他的伟大构想,是分两个阶段来实现的。


第一阶段:王道之始。孟子认为,合理地发展生产,使老百姓“养生丧死而无憾”是实行仁政的开端,也是“使民加多”的初步措施。“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三组排比,提出了发展生产的三种措施,以及采取这些措施后所产生的效果。而连用“不可胜……也”的句式,给人以吃不完、用不尽的感觉,大大增加了文章的说服力和感染力。接着又用“谷与鱼鳖不可胜食,材木不可胜用”来小结前三组排比句,又以这个结论为前提提出新的结论:“王道之始也。”


第二阶段:王道之成。他说:“……五十者可以衣帛矣……七十者可以食肉矣……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这里又采用了排比,提出了发展生产的三种措施,以及采取这些措施后所产生的效果。这三种措施与第一阶段的三种措施相比,显然前进了一步,具有更强的主观能动性。“五十者”也好,“七十者”也好,这些“颁白者”何以丰衣足食?何以“不负戴于道路矣”?于是,在养民基础上,孟子又主张教民:“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既养民,又教民,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这就是孟子为我们构想的建设理想社会的“两阶段”理论:王道之始和王道之成。这是深埋在孟子心中的美好希望。他见梁惠王时已是七十岁左右了,先前已经游历了好多国家,到大梁后与惠王有过多次接触,因此这时是他思想最成熟的时期。但问题是,在《孟子》的记载中,何以在梁惠王面前,他才非常完备地提出他的“两阶段”理论?


曹交曾问他:“人皆可以为尧舜,有诸?”孟子曰:“然。”也就是说,他认为“人皆可以为尧舜”。既然如此,则当时的诸侯自然就有成为“尧舜”的可能性。从本文的对话中可以看出,梁惠王是有这种可能的,因为尽管梁惠王说的话“寡人之于国也,尽心焉耳矣”未免太吹牛了,尽管孟子认为梁惠王属于“五十步笑百步”之列,但毕竟梁惠王采取了“移其民于河东,移其粟于河内”的善举,毕竟梁惠王所说的“邻国之政,无如寡人之用心者”也是事实。总而言之,梁惠王是有“慧根”的,在孟子看来,他是可教的。因此,孟子就抓住了这次会见梁惠王的机会,向他全面推销自己的“理想国”之蓝图。


二、孟子“攻略”


黄仁宇在比较孔孟时说:“《论语》中所叙述的孔子,有一种轻松愉快的感觉,不如孟子凡事紧张。”是的,孟子给人以紧张感,特别是他在论辩的时候。看《孟子》,我们往往会为论辩家孟子那一个个极其高明的“攻略”所牵引。下面结合《寡人之于国也》来谈谈。


攻略一:欲擒故纵。当梁惠王深深地陷入“邻国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的困惑之中时,虽然对于前来游说的孟子来说,宣讲政治主张的大好时机到来了,但是孟子并没有立即和盘托出自己的治国之策。他揣度对方贵为国君,其心理是孤傲的,是相当自尊的。于是他打算在直接说理之前,先来个小小的铺垫。他用战争中逃跑者“五十步笑百步”的比喻论证启发对方,使他不自觉地说出“直不百步耳,是亦走也”,引之上套,向他说明“移民移粟”的治国方法与邻国的治国不尽心,是没有质的区别的。这种欲擒故纵的攻略,排除了梁惠王的心理障碍,为下文孟子的精彩演说拉开了序幕。


攻略二:取譬设喻。孟子善于运用比喻说理,文字显得从容不迫。如孟子用“五十步笑百步”比喻梁惠王所谓“尽心”于国不比邻国之政好多少。又如,孟子用“刺人而杀之,曰‘非我也,兵也’”来比喻,对梁惠王进行旁敲侧击,得出“王无罪岁,斯天下之民至焉”的结论,指出统治者实行“王道”时所应持的正确态度,并回答了梁惠王“民不加多”的疑问。这样的说理,不仅形象,富有文采,而且增强了观点的说服力。


攻略三:尽性铺排。孟子善养“浩然之气”,藐视王公大人,无所畏惧,敢于放谈,这种性格在关键时候,往往表现为尽性说理,铺张扬厉。表现在语言上就是,使用整齐的排偶句式。如最后一段孟子畅谈“使民加多”的道理时,连用四组排偶句式,音节铿锵,气势充沛,感情激越,锐不可当。


以上几个“攻略”,配合使用,层层推进,步步紧逼,终于使梁惠王表示“寡人愿安承教”。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孟子的论辩风采。


【通联】224005江苏省盐城中学中校区  李仁甫


【手机】18961995665//15251070658


【邮箱】huixiangdoude@sina.com


QQ 823597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