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ⅩⅩ语文”辩护

为“ⅩⅩ语文”辩护 


(2015年第2期《语文教学通讯》)


江苏省盐城中学    李仁甫


 



内容提要:“ⅩⅩ语文”在本质上跟过去“ⅩⅩ法”、“ⅩⅩ式”的命名方式是一回事,比如魏书生的“六步教学法”,钱梦龙的四式;只不过如今的语文名师在互联网时代、大数据时代,在主体性、创造性更容易被激活被燃烧的时代,显示出更大的雄心壮志,更强的“立言”愿望,从而有了一个个基于一点而希望做细做实、做大做强的壮举。


关键词:“侧面、缝隙、斑点”式研究、丰富和完善


 


曾经有人问我,当下有关“本色语文”(倡导者为黄厚江)、“生活语文”(倡导者为董旭午)、“生态语文”(倡导者为蔡明)、“青春语文”(倡导者为王君)之类说法有60多种,你怎么看?我说,完全正常,因为我们只能搞如此这般的研究,而永远无法回答“语文是什么”的问题。


语文是什么?要我说,只能说是宇宙,因为宇宙无始无终、无边无际,而宇宙只有据说创造了宇宙的上帝才知道。可是我们都是凡人,不是上帝,我们没有上帝的全能视角。既然我们不是全知全能者,那么“语文”在我们的眼里只能是一个多面体,每一个人充其量也只能看到其中之一面,甚至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只能看到这一面的一条缝隙、一个斑点。即便是一个研究团队,他们也回答不了“语文是什么?”的问题。“语文是什么?”的问题,看起来已经被高校里那些搞教学法之类的教授们回答了,但实际上也只是阶段性的梳理和小结,完全是建立在很多“侧面、缝隙、斑点”式研究的基础上的,而且其答案一定还会不断地丰富和完善的——丰富和完善的过程,本质上仍然是对“一个侧面、一条缝隙、一个斑点”进行研究的过程。


所谓“ⅩⅩ语文”,其实就是语文多面体的一个侧面、一条缝隙、一个斑点。它在本质上跟过去“ⅩⅩ法”、“ⅩⅩ式”的命名方式是一回事,比如魏书生提出由定向、自学、讨论、答疑、自测、自结等环节构成的“六步教学法”,钱梦龙提出由自读式、教读式、练习式、复读式构成的四式。只不过如今的语文名师在互联网时代、大数据时代,在主体性、创造性更容易被激活被燃烧的时代,显示出更大的雄心壮志,更强的“立言”愿望,从而有了一个个基于一点而希望做细做实、做大做强的壮举。遗憾的是,我们看到的往往是他们气势上的做大做强,却无视他们在“一个侧面、一条缝隙、一个斑点”上的做细做实。我们更容易忽视虽然有人言过其实、名不副实却都在为营造“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学术氛围作出贡献的事实。我们这个时代需要更多的人在“一个侧面、一条缝隙、一个斑点”上使出做细做实的功夫,需要无数的“ⅩⅩ语文”来丰富和完善“语文是什么?”的答案。


承认自己只能看到一个面、一条缝、一个点,最起码是一种谦虚而不骄傲的态度;而用心于这样的面、缝、点,却是一种负责任而非逃避的精神;若终身奉献于这样的面、缝、点,更是一种崇高而无功利的理想。如果每个语文人都能从自己的兴趣重心和专业背景出发,寻找到一个可能有井水的地方,一铲子一铲子地挖下去,那么涌出的泉水就不止于个人的解渴,还能浇灌左邻右舍的瓜地,从而为语文园地带来青枝绿叶。正因为有魏书生、钱梦龙、于漪等老一辈语文教学大师独树一帜,有李镇西、黄厚江、曹勇军等新一代语文教学名师标新立异,我们的语文园地才花团锦簇、春光明媚。


联系到本人,我最近提出“生成课堂”概念,努力做系统研究,形成了一定的理论体系,被《中学语文教学参考》《中学语文》等专业刊物重点推广、介绍。虽然说这样的研究具有“宏大叙事”的性质,但本人仍然认为这绝不是对“语文是什么”的回答,而是“ⅩⅩ语文”的研究,也就是从“课堂”的角度来研究语文。我自知无力穷究语文的“宇宙”,只愿解析语文“多面体”上的一个侧面、一条缝隙、一个斑点。上面说“挖井”,我想,如果我锲而不舍,真的挖成功了,其实这“井”也不过是语文“天空”下的一口井而已,但因为我非上帝,于是只能坐自己的“井”观语文的“天”。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每一个语文人都只能是“坐井观天”,而其一生最大的欣慰就是竟然还能“坐井观天”——只是一些人连自己所坐的“井”都没有!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往往就是这些人,却总是不屑一顾,说“语文就是书面为语口头为文”,说“课堂就是老师教书学生听课的地方”,说“教学就是教好书考好试”,说“简单的问题不要复杂化”。究其实,这种拿懒惰当无为、拿无能装聪明的人把自己当做全知全能者了,可事实上,他绝对不是上帝,他只不过是不可知论者,或者说是无知者。


语文学科的建设,绝不能靠不可知论者,更不能靠无知者。


当然,我反对的并非正常的争鸣、争辩,因为正常的争鸣、争辩者本身也是挖井人,就是凝眸于语文“多面体”上一个面、一条缝、一个点的人。

《为“ⅩⅩ语文”辩护》有7个想法

  1. 李老师好!我也表达我的一孔之见——
    所谓“ⅩⅩ语文”之“XX”,其实就是语文多面体的一个侧面、一条缝隙、一个斑点,而“ⅩⅩ语文”夸大彰显了这个侧面、缝隙、斑点。显然,这个侧面、缝隙、斑点,基本上不是语文的全部。也可以这样说:“ⅩⅩ语文”好比已大大齿轮,“XX”是凸起的那极小的部分,而除了“齿轮”之外的那个圆滑的“大轮”可能才是语文。“ⅩⅩ语文”尽可标榜,大家对其应包容,但同时要看到:“ⅩⅩ语文”远远不是语文的全部。

  2. 我觉得,一开始有人就误解了,以为“某某语文”就是“语文属于某某”、“语文只有某某”、“某某语文是语文的全部”。语文人的想象力和修辞感到哪里去了。谁说过“某某语文”代表语文的全部本质的?至今没有见到谁这样宣传过啊。

  3. 我觉得,一开始有人就误解了,以为“某某语文”就是“语文属于某某”、“语文只有某某”、“某某语文是语文的全部”。语文人的想象力和修辞感到哪里去了。谁说过“某某语文”代表语文的全部本质的?至今没有见到谁这样宣传过啊。

  4. 另外,我觉得我的师兄张一山老师在《语文创新之“大忌”——关于“某某语文”或者“语文某某”的思考》里表明的观点也有道理,确实一些“某某语文”研究颇有水分,值得批评,我也对一些“某某语文”的看法有所保留;但是,我并不主张不准人家采用关键词来命名“某某语文”,不希望语文人连“某某中国”(博客中国、法治中国、舌尖上的中国、马背上的中国……)式的修辞都不能容忍。语文人,应该很语文,人家使用关键词来命名,还一定要人家有严密的逻辑——这多么没趣啊!当然,关键词命名法不重视严密的逻辑,并不意味着人家在具体研究时没有逻辑。
    关键词式的简约,修辞上的活泼,仅此而已。要看就看这种研究之下的具体内容,这确实才是是否值得批评的本质内容。

  5. 还有,所谓“ⅩⅩ语文”,其实就是语文多面体的一个侧面、一条缝隙、一个斑点。它在本质上跟过去“ⅩⅩ法”、“ⅩⅩ式”的命名方式是一回事,比如魏书生提出由定向、自学、讨论、答疑、自测、自结等环节构成的“六步教学法”,钱梦龙提出由自读式、教读式、练习式、复读式构成的“四式”。“六步教学法”、“四式”,使用了关键词法,只不过没有采用“某某语文”式的修辞而已。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流行的词汇,如果魏书生他们还年轻在今天这个时代,他们恐怕也会这样做的。语文人要有接受新词汇、流行语的胸襟。

发表评论